諾獎得主Myron Scholes:金融創新要回到最初的基本功能
發布時間:2018-07-10 瀏覽次數:10568次

近日,1997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、斯坦福大學教授Myron Scholes蒞臨由上海交通大學上海高級金融學院(SAIF/高金)主辦的SAIF-CAFR名家講堂,從金融系統的基本功能、尾部風險、制約因素等方面,全面闡述金融創新的未來與風險。上海高級金融學院副院長嚴弘教授,中國金融研究院副院長李祥林教授也在現場與Scholes教授進行深度對話,共同探討如何在金融創新中塑造高質量的產學研創新體系。

在主題演講中,Scholes 教授指出,金融創新之所以發生需要滿足三個條件:讓時間變快、滿足個性化需求以及靈活性。不過,在金融創新之前,首先要了解金融體系的六大功能,這在中國和歐美都是穩定不變的。

金融有哪些功能?第一是交易和促進貿易,讓交易效率更高,比如現在火熱的區塊鏈;第二是對大規模項目金融融資,從小微金融到公司合作都是融資手段;第三是為養老、緊急情況和未來等進行儲蓄;第四是分散和轉移風險;第五是定價和估值,讓從業者可以更快地做決策,更靈活地做事;第六是減少市場的摩擦和無謂的成本。

在此基礎上,Scholes 教授談到:“如果要在金融中掙錢,我們就要想,有哪些約束因素使得我們現在做的事情還不夠靈活。一旦我們理解了這些制約因素,那我們就可以創新,就可以獲得利潤?!盨choles 教授列舉了不少金融創新的制約因素,首當其沖的就是思維因素。他指出,許多人的思維都注重于風險分布的均值和中值,但實際上投資中最重要的是看尾部,即那些不太可能發生但一旦發生則代價相當高的風險。

他進一步分析道,人們習慣于運用并過度依賴歷史數據進行尾部風險分析,而不是去進行未來的預測、預估?!斑@就相當于你開車的時候只看后視鏡開車,不看前方的路?!彼辉購娬{,做投資不能只靠歷史數據做判斷,更要對未來走勢做估算。

隨后,Scholes 教授指出,金融本身存在壁壘,如何突破壁壘就是創新的來源,像5G網絡時代、量子計算、AI人工智能等,這些科技方面的前沿發展都源自于這樣的原初動力,而背后是大量數據的引入。然而,目前大型公司所產生的數據只有10%得到保留,但未來需要的是個性化的數據搭配更快速的運算,這就意味著未來的創新都是由數據創新引擎來進行驅動。

但是,Scholes 教授提醒人們,數據本身會存在錯誤,需要進行精準校準。在時間序列上,源自歷史的數據不僅需要精準的分析,還需要各方人才共同糾正錯誤;在空間上,首先要確定“池子”的劃分是否準確,其邊界又是否正確。然而,最具挑戰性的不在于這兩者,而在于欺詐者會把模型用于反向工程,對投資造成重大虧損。

Scholes 教授預言:“未來的時代將會是一個互聯互通的時代,就是人類資本的時代?!蔽覀兯械膫€人將會和機器互聯互通,并以此來調整算法、重新校準,隨后利用大數據獲得更有高效率的AI系統,增加更多價值。當然,面對創新的另一面,需要考慮監管的思路。在Scholes 教授看來,法規監管者和企業里的創新者“處在兩個孤島上”,兩者之間矛盾重重,監管過度就很難創新。因此,我們必須劃一條線,給予一定的自由度以免法規監管阻礙創新。

Scholes 教授最后總結說,人們要跳出自己的舒適區進行思考,將創新嵌入在人口學、技術、稀缺性和政府這四大支柱之中,利用他們的相互關聯、發掘他們的制約因素進行創新。支付寶、微信支付、小微金融等都是彌補傳統銀行業務效率低下短板的金融創新案例,這就告訴我們,金融創新,必須回到最初的金融系統基本功能上去,去研究如何讓人們更加靈活便捷地實現交易,如何降低成本。面對生活中的信息不對稱性,金融創新將能提供非常好的解決方案。在金融創新層出不窮的今天,中國的法規監管者與創新者都應以金融的基本功能為原點,挖掘更多數據,增加更多價值,為解決現實中的信息不對稱性提供更多方便可行的解決方案。

在論壇的對話環節,Myron S.Scholes教授與現場觀眾還就領導力、數字貨幣、金融科技、中美貿易戰爭等話題深入探討,對中國金融創新領域的熱點話題進行了專業解讀,提出了全新的思考空間。

活動日歷
專題活動
配资平台·选杨方配资靠谱